紫云金甲的眉毛

=壹次/阿一
这个id的意思不是我会变绿(严肃
头像是 @好鳜鱼 家的琅铛铛

最近↓
APH:米英
MHA:出胜 轰百
京猫:西曈西 月青 白武
全职:韩叶 周叶 伞修 双花

不回评论是因为不知道回什么好,谢谢喜欢
吃粮用,不怎么产出,不用关注我

我的天啊父亲我永远爱您555555

XÙ:

给亲友的明信片和一个头像稿

那条抽奖已经没人回复的话我就明天开了zZZ

大家好,就是这个鱼说要画虫的车搞得我兴奋超久,然后她做到了她真的画了车(

好鳜鱼:

后两p都是传画 凑数的哈哈😝

【千铠】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

给鱼 @好鳜鱼 写的宇宙无敌超级ooc文

10/5已补完
🔥排雷预警已更新
请重新阅读,确定能接受后再继续观看↓
①拟人,r18
②cp千铠,少量星飘
③意识流+烂尾,铠甲神视角

0.

  这是,发生在所有虫都平平安安离开黑灼山,竹叶青成为甲虫王国军机大臣后的故事。

1.

  铠甲神最近经常幻视。
 
  其中因缘,大概要追溯到黑灼山里和蜘蛛夫人的那一战。
 
  铠甲神清楚的记得,苗纹纹握住了蜘蛛夫人的手,想在她落入湍急的河流前救她上来。
 
  苗纹纹顺着光滑的岩石一点一点地往下滑,眼看着就要和蜘蛛夫人一起落水了,铠甲神左手一闪,快速抓住了苗纹纹的脚踝,右手抓住了突起的石块。

  铠甲神一个未成年,力气再大也不可能一直拉着一个成年女子加一个小姑娘。
 
  山洞震荡,落石尘土纷纷降落。

  铠甲神支撑了35s后终于撑不下去了,他半眯着眼,颤抖着说:“我快撑不住了。”

  45s,蜘蛛夫人松手,落入水中。
 
  66s,铠甲神的右手松开了。

  前一秒他还咬紧牙关,想再撑一会,下一秒他就要和苗纹纹一起葬身在这湍急的流水中了。
 
  怎么可能甘心?
 
  铠甲神感觉自己现在一片混乱,可头脑又前所未有的清晰。
 
  各种念头仿佛潮水,咆哮着喷涌而出。他甚至想好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用最后的力气把苗纹纹甩上去。
 
  然而这个想法没有实施的机会了。下一秒,铠甲神的手被紧紧握住。

  铠甲神有些茫然的放空着自己,马上又反应过来自己被救了,蹙眉急转,抬头对上了钢千翅惯常的笑容。
 
  两人对视了一眼,铠甲神将自己从屏息的状态解放出来,和钢千翅一起长叹了口气,将痉挛的右手手指慢慢伸展开来。
 
  “时间刚刚好。”钢千翅眨了眨眼。
 
  ——扑通,扑通。

  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弹跳着。那一刻,铠甲神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 

2.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的铠甲神,挂着因为睡眠不足而泛黑的眼圈揉了揉太阳穴,下床,拉开窗帘。

  太阳还没有升起,世界藏匿在黑蒙蒙的阴影中,祥和而又宁静。
 
  铠甲神喝了口茶,慢慢冷静下来。
 
  然后他生理性眨了眨眼。

  钢千翅对铠甲神眨了眨眼。
 
  突然幻视到钢千翅眨眼那一幕的铠甲神吓得一震,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扔出去。

  事实上,在从黑灼山出来后,铠甲神只要一闭眼,就会幻视到自己被钢千翅握住的那一幕。
 
  如跗骨之蛆,久驱不散。

3.

  “哎,天牛,你有没有觉得大哥最近不太对劲啊!”雀斑小弟小声跟旁边的天牛嘀咕。

  “胡说八道,大哥什么时候都是完美的!”天牛立马反驳,一脸笃定。

  “啪嗒”
 
  天牛话音未落,银虎骑就翻车了。

  天牛:……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铠甲神挣扎着从驾驶室里爬出来,摸了摸撞到的角,疼得龇了龇牙。
 
  天牛和雀斑小弟凑上来:“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铠甲神点了点头,镇定地说。

  天牛看着铠甲神,开始总结自家大哥近期状态。

  黑眼圈。

  苍白的皮肤。
 
  连练习最爱的骑刃王时都分神导致翻车了。

  ……!!

  天牛灵光一闪:这状态,可不就是!!
 
  不假思索的,“大哥你是不是失恋了!?”脱口而出。
 
  铠甲神一脸懵逼:……哈?

4.

  仿佛被天牛那句无厘头的“失恋”点醒了,铠甲神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

  ……就仿佛,真的失恋了一样。

  陷入迷茫的铠甲神思考良久,决定咨询一下和自己有着同样经历的苗纹纹。

  “在黑灼山那战后有没有幻视……?”苗纹纹食指抵唇,想起那天没有救回来的蜘蛛夫人,看上去有些黯然。

  仔细回忆后,苗纹纹肯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幻视过啊!铠甲神你怎么问这个,发生什么了?”

  铠甲神挂着难以言诉的表情跟苗纹纹说:“就,那次回来后总是幻视到一个人。”
 
  “铠甲神,”苗纹纹恍惚了下,“你幻视这个情况,怎么跟星仔哥一模一样啊?星仔哥也是有次从黑灼山回来开始频繁幻视……”
 
  铠甲神:……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赤焰七星那傻小子喜欢上青飘飘了啊!如果我真的跟他情况一样,岂不是意味着我喜欢上了钢千翅?!

  之后苗纹纹说了什么铠甲神一个字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浑浑噩噩的回去,带着满脑子的“我喜欢钢千翅?”。

5.6.是拟人车,想看的私戳吧(。)

7.

  在窝里缩了几天不想出门面对钢千翅的铠甲神还是被震出来了。

  赤焰七星和青飘飘在一起了。

  紫云金甲很苦闷,却也不愿找同队的铜角王或钢甲炮吐苦水,最后抓壮丁般把铠甲神拎了出来。

  可能是不愿意触景生情,紫云金甲这次没有点甘露茶,而是一杯一杯把酒往肚子里灌。一起从黑灼山出来后两队队长的交流变多了,彼此也算熟悉,对紫云金甲的经历铠甲神也不好评价,只好安慰的拍了拍紫云金甲的肩膀。

  “你说,师妹怎么就跟赤焰七星跑了啊,我哪里不如他?”紫云金甲明显喝醉了,把憋在心里,理智时绝对不会说的话一吐为净。

  “明明是我一路看着飘飘长大。”

  “赤焰七星不过是救了她两次。” 

  “明明只是因为吊桥效应……”

  紫云金甲手一松,酒杯啪嗒一下跌倒,没喝完的酒水浸湿了木桌。醉过去的紫云金甲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安静的客气中弥漫着一股酒味,但铠甲神的内心并不平静。

  ……吊桥效应。

  什么是吊桥效应?

  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如果说最开始青飘飘对赤焰七星的好感始于危险中的
心跳加速,那……自己呢?

  是的,这份不正当的情感不是爱情,只是因为吊桥效应。铠甲神闭眼,在心里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说得多了,就算笃定是假话,慢慢的也会变得不确定,最后当真。

  不要再继续想下去了,这种畸形的同性之间的情感不会有结果的,停下吧。就算真的是喜欢,也让它不再是喜欢,让它成为吊桥效应结出来的的果吧,这是最好的结果。

8.

  “那后来呢?”青飘飘眨了眨眼,好奇地问。

  很久很久后,久到紫云金甲彻底放下那一点执念把青飘飘当自己妹妹看了,久到青飘飘和赤焰七星将要步入结婚的殿堂后的一次聚餐,偶然提到这件事的紫云金甲依然一脸懊悔:“我没想到最后他做出的是这样的决定……”

  毕竟很早前从铠甲神发光的双眼和脱口而出的“高手,果然是高手”都能感受到铠甲神对钢千翅的战意与喜爱。

  大概这是一份埋伏很久的爱,它一直安静潜伏,默默积累,最后在出黑灼山后爆发,还没来得及发出最璀璨的光辉却消声于一句“吊桥效应”。

  又或许不是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吊桥效应”,而是因为铠甲神的那份理智。

  没有任性,没有肆意妄为,只有对现实的妥协。相比起同龄人的青春朝气,铠甲神更多的是让人想去依靠的稳重与成熟。

  他明白说明心意后不管钢千翅接受或是拒绝都会造成伤害,所以他一开始就斩断一切,不给自己留下伤害钢千翅的机会。他选择放弃,也许受伤的是自己,但他却能保护好他喜欢的人——这是铠甲神独有的温柔。

  直到最后这份单方面的喜欢钢千翅也不会知道,它将埋葬在时间的洪流中,沉淀为一份回忆。

  一份独属铠甲神的,关于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的回忆。

9.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遇见了,走近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泰戈尔《飞鸟集》

觉得太羞耻在别人看见前把自己发的评论删了,结果对方还是收到了,还回复了。
lof这个删除的意义何在?
(深夜牢骚,图文无关

【出胜】花吐症

出奇制胜30天 第19天

预警,超级ooc!!

1. 
  爆豪胜己请病假了。
  真是前所未闻!   
  “小胜就算生病了也会强打精神来上课,然后坚称自己没事。”绿谷出久挠了挠后脑勺,笃定地下了结论:“所以这次肯定病得特别严重!” 
  上鸣在旁边小声嘀咕:就算去学校上课也要坚持自己没生病,这种事也只有爆豪这家伙干得出了吧? 
  “小久很担心呢!”丽日御茶子注意到眼绿谷出久的表情,感叹道:“你们感情真好啊!”     
  “啊?”绿谷出久愣了下,“因为小胜病到请假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而且小胜的爸爸妈妈这段时间正好出门旅游了,只有小胜一个人在家,他要是病得很重怎么照顾得好自己,万一……”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的绿谷更加担心了,肉眼可见地焉了下来。
  一旁的切岛开口安慰绿谷道:“别担心啦,爆豪他可是我们的no.1,不会出事的!”
  绿谷:“可是……”
  “绿谷你的心情我们都明白了。”饭田推了推眼镜,拿出班长的气势喊道:“那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看望爆豪君吧!”
  众:……诶!?

2.
  “我们不用提前打个电话跟爆豪君说一声吗?”
  “诶,还是别打吧。反正跟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打算去看他,他肯定也是断然拒绝,把我们臭骂一顿然后再次强调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吧!但若我们直接到他家门去,人都到门口了,他再拒绝我们就不合适了!对爆豪这种性格,我们还是走‘先上车后补票’的路子吧!” 
  “说,说的也是……” 
  “所以我们放学后直接去吧!给他一个惊喜!”
  计划通√ 
  众人达成了一致。

3. 
  买好了慰问品,大家在绿谷的带领下一起去了爆豪家。 
  饭田上前摁门铃,屋内隐隐约约传来了回应声,大家等了会儿,“吧嗒”一声门开了。 
  来开门正是爆豪胜己本人。 
  似乎很惊讶自己的同学来看他,爆豪的瞳孔一瞬间睁大了点,然后眼神猛地乖戾起来,他下意识地准备摔门把大家拦在门外,但马上又意识到这样很失礼,克制住了这股冲动。爆豪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把大门完全推开,满脸不耐烦地做了一个欢迎进门的动作。 
  绿谷出久把爆豪胜己从头到脚的看了遍。       
  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虚弱,虽然戴着医用口罩,但看起来还算精神,瞪视自己的目光和以往一模一样,看来病情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嘛! 
  绿谷刚想长出一口气放下一直担着的心,猛地意识到哪里不对。
  ——小胜从开门到现在居然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用眼神表示自己不满的情绪!
  “小胜!!你的嗓子没事吧?!”
  关心的话语脱口而出。
  爆豪听见后马上变得更烦躁了,狠狠瞪了绿谷一眼,没说话。
  另一边,进门后把水果等慰问品放在餐桌上的濑吕发现餐桌下面杂乱地堆放着什么。好奇心怂恿下他蹲下身,伸手够向那团黑影。
  很轻松地捞了出来,是沾着露水的向日葵。
  “没想到爆豪这种性格的人居然会钟情于花道?”一旁的切岛凑过头来,很惊讶。
  青山优雅看着被胡乱堆放着的向日葵,露出惯常的笑容,插着腰慨叹道:“插花的话,爆豪完全没入门呢!这些花虽然正处于开得正好的状态,但全部都被剪得只剩花朵了,根茎完全不留,这样可搭配不出完美的作品~”
  濑吕接过话: “所以说,如果是爆豪的话,比起花道,我觉得他种向日葵是为了葵花籽的可能性还大一些吧,虽然为了葵花籽去种向日葵这种形象的爆豪我也很难接受……”
  “相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要把还沾着露水的花扔桌子下啊?”上鸣也蹲下身,戳了戳花,“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些向日葵小过头了吗,正常的向日葵是这种大小?”
  于是一进门爆豪就看见了自己费尽心思藏在桌子下的向日葵被这群人扒出来了。
  他们还绕着向日葵蹲下来围了个圈在那里指指点点!!!
  爆豪觉得自己的火气要压不住了。

4.
  爆豪怒气冲冲地走过去,一脚踢散了圈子中心堆起来的向日葵。
  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不骂出声的爆豪一回头看见了一脸担心地看着他的绿谷。
  又是那种眼神。
  对视的那瞬间,记忆翻滚涌上。
  落水后的自己一跃出水面就是这双伸向自己的手和那无比担心的眼神。
  “淤泥”事件里,明明没有“个性”却在看见自己被困后冲过来的绿谷。
  还有那句“因为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
  爆豪眼白的血丝不断增多。
  明明只是个废久!!!
  谁准许你用这种眼神看我的!!!
  爆豪胜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口罩,狠狠地吼道:“都说了老子没事了,不许再用这种眼神看我,臭久!”
  然后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爆豪一边怒吼一边吐出了向日葵。

5.
  “……”濑吕艰难地举起自己的手,凝视着自己手上的液体,沉默了。
  一旁的上鸣见状哽了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切岛对这两投以同情的目光,总结道:“所以说啊,那个不是露水是爆豪的口水?”

6.
  一阵兵荒马乱后,众人在客厅端正坐好。
  “所以,”饭田推了推眼镜,“爆豪请假不是我们之前想的流行感冒,是因为这个吧……?”一边说一边扫视了一眼瘫在地上已经焉了的向日葵。
  一旁的八百万举了举手:“如果是这个的话,我知道。”她清了清嗓子,开始科普:“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是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但是爆豪君这种情况……”八百万嘴角抽了抽,“我也不确定了。第一次见到得了花吐症不吐花瓣而是直接吐缩小版的花的。”
  而且爆豪这个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郁结成疾吧!?
  “不过,真的是花吐症的话……”
  爆豪一怔,吼道:“干什么突然都看着我啊!”
  看着伴随怒吼掉出来的小向日葵,不知谁问出了大家都在想的问题:“爆豪,你在……暗恋谁吗?”
  房间顿时陷入死寂。

7.
  爆豪家门口。
  “被轰出来了。”
  “爆豪这是恼羞成怒?”
  “所以果然是花吐症吧。”
  “果然在暗恋谁吧。”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望着,沉默了一会后,濑吕深呼吸,双手合拢做喇叭状大喊道:“爆豪加油啊!鼓起勇气去向暗恋对象表白吧!!”
  屋内马上传来回喊:“去死吧酱油脸!!”
  还有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切岛接受良好地锤了锤胸口:“没事啦!爆豪去表白后就会痊愈啦!我们走吧!一直待在他家门口他也不好意思出门找他的暗恋对象吧!”
  “说的也是,希望明早能在学校看见痊愈的爆豪君。”蛙吹梅雨食指抵着下唇,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浩浩汤汤地离开了。
  丽日御茶子走到一半若有所感地停下,回头看着仍站在原地盯着爆豪家大门发呆的绿谷,有些担心地唤道:“……小久,大家都走了哦?”
  “啊?”绿谷反应过来,侧头回应:“哦,那我们也走吧!”
  “好!”压下不安感,丽日笑着对绿谷点点头,转头对前面的同学们喊道:“喂,你们走慢点啊!等等我们!”说着小跑着追了过去。
  绿谷深深地看了眼爆豪家,转身跟上了大部队。

8.
  太阳落山,月亮显现。
  一道人影飞速掠过,打破了这片平静。
  爆豪家的窗户被轻松地从外面打开,人影快速地钻了进去。
  在他借着月光,小心翼翼地准备关上窗户时,室内灯光突然亮起,驱散了黑暗。
  来者身影一僵。
  爆豪戏谑地声音在背后响起:“臭久,你想干什么啊?”
  来者慢慢起身,向后转,灯光一寸一寸地照亮了隐匿在黑暗的脸。
  “小胜。”
  他开口,抬起头。
  “你不会以为我没有看见你打开我家窗户的动作吧。”他嘲讽地打量着绿谷,“我可是等你很久了,真好奇你大晚上跑来我家想干什么。”
  “小胜,”绿谷似乎觉得被抓了个正着有点羞耻,微微撇开脸,沉声说:“我只是想知道你暗恋的人是谁。”
  “我喜欢的是谁,”爆豪随脚踢开刚刚说话时掉落了一地的向日葵,嘲弄道:“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绿谷把脸摆正,直视着爆豪。
  “因为——”绿谷向前迈了一大步,瞬间他与爆豪的距离几乎零。他一手拽过爆豪的衣领,极快地把嘴唇覆到爆豪的唇上,然后在爆豪的拳头打在自己脸前快速后退,躲开了这一拳。
  “——我喜欢你。”
  爆豪动作一卡。
  绿谷侧头,手臂扭曲遮住了爆红的脸。
  ……怎么喉咙有点痒。
  在绿谷“咳咳咳”声中,一簇小向日葵从喉咙滑出掉落在地上。
  耳边再次回响起八百万的科普: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沉默了。

9.
  第二天早晨爆豪准时到班。
  面对同学们调侃的眼神,爆豪毫无波动,绿谷在旁边脸红到冒气。

10.
  “你知道向日葵花语吗?”
  “不知道,是什么啊?”
  “沉默的爱。”

去年图凑一下(你
叶神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