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云金甲的眉毛

=壹次/阿一

最近↓
APH:米英
MHA:出胜 轰百
京猫:西曈西 月青
全职:韩叶 周叶 伞修 双花

不回评论是因为不知道回什么好,谢谢喜欢
吃粮用,不怎么产出,不用关注我

觉得太羞耻在别人看见前把自己发的评论删了,结果对方还是收到了,还回复了。
lof这个删除的意义何在?
(深夜牢骚,图文无关

【出胜】花吐症

出奇制胜30天 第19天

预警,超级ooc!!

1. 
  爆豪胜己请病假了。
  真是前所未闻!   
  “小胜就算生病了也会强打精神来上课,然后坚称自己没事。”绿谷出久挠了挠后脑勺,笃定地下了结论:“所以这次肯定病得特别严重!” 
  上鸣在旁边小声嘀咕:就算去学校上课也要坚持自己没生病,这种事也只有爆豪这家伙干得出了吧? 
  “小久很担心呢!”丽日御茶子注意到眼绿谷出久的表情,感叹道:“你们感情真好啊!”     
  “啊?”绿谷出久愣了下,“因为小胜病到请假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而且小胜的爸爸妈妈这段时间正好出门旅游了,只有小胜一个人在家,他要是病得很重怎么照顾得好自己,万一……”不知道脑补了什么的绿谷更加担心了,肉眼可见地焉了下来。
  一旁的切岛开口安慰绿谷道:“别担心啦,爆豪他可是我们的no.1,不会出事的!”
  绿谷:“可是……”
  “绿谷你的心情我们都明白了。”饭田推了推眼镜,拿出班长的气势喊道:“那放学后我们一起去看望爆豪君吧!”
  众:……诶!?

2.
“我们不用提前打个电话跟爆豪君说一声吗?”
  “诶,还是别打吧。反正跟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们打算去看他,他肯定也是断然拒绝,把我们臭骂一顿然后再次强调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吧!但若我们直接到他家门去,人都到门口了,他再拒绝我们就不合适了!对爆豪这种性格,我们还是走‘先上车后补票’的路子吧!” 
  “说,说的也是……” 
  “所以我们放学后直接去吧!给他一个惊喜!”
  计划通√ 
  众人达成了一致。

3. 
  买好了慰问品,大家在绿谷的带领下一起去了爆豪家。 
  饭田上前摁门铃,屋内隐隐约约传来了回应声,大家等了会儿,“吧嗒”一声门开了。 
  来开门正是爆豪胜己本人。 
  似乎很惊讶自己的同学来看他,爆豪的瞳孔一瞬间睁大了点,然后眼神猛地乖戾起来,他下意识地准备摔门把大家拦在门外,但马上又意识到这样很失礼,克制住了这股冲动。爆豪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把大门完全推开,满脸不耐烦地做了一个欢迎进门的动作。 
  绿谷出久把爆豪胜己从头到脚的看了遍。       
  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虚弱,虽然戴着医用口罩,但看起来还算精神,瞪视自己的目光和以往一模一样,看来病情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嘛! 
  绿谷刚想长出一口气放下一直担着的心,猛地意识到哪里不对。
  ——小胜从开门到现在居然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用眼神表示自己不满的情绪!
  “小胜!!你的嗓子没事吧?!”
  关心的话语脱口而出。
  爆豪听见后马上变得更烦躁了,狠狠瞪了绿谷一眼,没说话。
  另一边,进门后把水果等慰问品放在餐桌上的濑吕发现餐桌下面杂乱地堆放着什么。好奇心怂恿下他蹲下身,伸手够向那团黑影。
  很轻松地捞了出来,是沾着露水的向日葵。
  “没想到爆豪这种性格的人居然会钟情于花道?”一旁的切岛凑过头来,很惊讶。
  青山优雅看着被胡乱堆放着的向日葵,露出惯常的笑容,插着腰慨叹道:“插花的话,爆豪完全没入门呢!这些花虽然正处于开得正好的状态,但全部都被剪得只剩花朵了,根茎完全不留,这样可搭配不出完美的作品~”
  濑吕接过话: “所以说,如果是爆豪的话,比起花道,我觉得他种向日葵是为了葵花籽的可能性还大一些吧,虽然为了葵花籽去种向日葵这种形象的爆豪我也很难接受……”
  “相比起那个,我更想知道为什么要把还沾着露水的花扔桌子下啊?”上鸣也蹲下身,戳了戳花,“而且你们不觉得这些向日葵小过头了吗,正常的向日葵是这种大小?”
  于是一进门爆豪就看见了自己费尽心思藏在桌子下的向日葵被这群人扒出来了。
  他们还绕着向日葵蹲下来围了个圈在那里指指点点!!!
  爆豪觉得自己的火气要压不住了。

4.
  爆豪怒气冲冲地走过去,一脚踢散了圈子中心堆起来的向日葵。
  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不骂出声的爆豪一回头看见了一脸担心地看着他的绿谷。
  又是那种眼神。
  对视的那瞬间,记忆翻滚涌上。
  落水后的自己一跃出水面就是这双伸向自己的手和那无比担心的眼神。
  “淤泥”事件里,明明没有“个性”却在看见自己被困后冲过来的绿谷。
  还有那句“因为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
  爆豪眼白的血丝不断增多。
  明明只是个废久!!!
  谁准许你用这种眼神看我的!!!
  爆豪胜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口罩,狠狠地吼道:“都说了老子没事了,不许再用这种眼神看我,臭久!”
  然后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爆豪一边怒吼一边吐出了向日葵。

5.
  “……”濑吕艰难地举起自己的手,凝视着自己手上的液体,沉默了。
  一旁的上鸣见状哽了下,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切岛对这两投以同情的目光,总结道:“所以说啊,那个不是露水是爆豪的口水?”

6.
  一阵兵荒马乱后,众人在客厅端正坐好。
  “所以,”饭田推了推眼镜,“爆豪请假不是我们之前想的流行感冒,是因为这个吧……?”一边说一边扫视了一眼瘫在地上已经焉了的向日葵。
  一旁的八百万举了举手:“如果是这个的话,我知道。”她清了清嗓子,开始科普:“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这是花吐症。”
  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但是爆豪君这种情况……”八百万嘴角抽了抽,“我也不确定了。第一次见到得了花吐症不吐花瓣而是直接吐缩小版的花的。”
  而且爆豪这个状态怎么看都不像是郁结成疾吧!?
  “不过,真的是花吐症的话……”
  爆豪一怔,吼道:“干什么突然都看着我啊!”
  看着伴随怒吼掉出来的小向日葵,不知谁问出了大家都在想的问题:“爆豪,你在……暗恋谁吗?”
  房间顿时陷入死寂。

7.
  爆豪家门口。
  “被轰出来了。”
  “爆豪这是恼羞成怒?”
  “所以果然是花吐症吧。”
  “果然在暗恋谁吧。”
  一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望着,沉默了一会后,濑吕深呼吸,双手合拢做喇叭状大喊道:“爆豪加油啊!鼓起勇气去向暗恋对象表白吧!!”
  屋内马上传来回喊:“去死吧酱油脸!!”
  还有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切岛接受良好地锤了锤胸口:“没事啦!爆豪去表白后就会痊愈啦!我们走吧!一直待在他家门口他也不好意思出门找他的暗恋对象吧!”
  “说的也是,希望明早能在学校看见痊愈的爆豪君。”蛙吹梅雨食指抵着下唇,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浩浩汤汤地离开了。
  丽日御茶子走到一半若有所感地停下,回头看着仍站在原地盯着爆豪家大门发呆的绿谷,有些担心地唤道:“……小久,大家都走了哦?”
  “啊?”绿谷反应过来,侧头回应:“哦,那我们也走吧!”
  “好!”压下不安感,丽日笑着对绿谷点点头,转头对前面的同学们喊道:“喂,你们走慢点啊!等等我们!”说着小跑着追了过去。
  绿谷深深地看了眼爆豪家,转身跟上了大部队。

8.
  太阳落山,月亮显现。
  一道人影飞速掠过,打破了这片平静。
  爆豪家的窗户被轻松地从外面打开,人影快速地钻了进去。
  在他借着月光,小心翼翼地准备关上窗户时,室内灯光突然亮起,驱散了黑暗。
  来者身影一僵。
  爆豪戏谑地声音在背后响起:“臭久,你想干什么啊?”
  来者慢慢起身,向后转,灯光一寸一寸地照亮了隐匿在黑暗的脸。
  “小胜。”
  他开口,抬起头。
  “你不会以为我没有看见你打开我家窗户的动作吧。”他嘲讽地打量着绿谷,“我可是等你很久了,真好奇你大晚上跑来我家想干什么。”
  “小胜,”绿谷似乎觉得被抓了个正着有点羞耻,微微撇开脸,沉声说:“我只是想知道你暗恋的人是谁。”
  “我喜欢的是谁,”爆豪随脚踢开刚刚说话时掉落了一地的向日葵,嘲弄道:“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绿谷把脸摆正,直视着爆豪。
  “因为——”绿谷向前迈了一大步,瞬间他与爆豪的距离几乎零。他一手拽过爆豪的衣领,极快地把嘴唇覆到爆豪的唇上,然后在爆豪的拳头打在自己脸前快速后退,躲开了这一拳。
  “——我喜欢你。”
  爆豪动作一卡。
  绿谷侧头,手臂扭曲遮住了爆红的脸。
  ……怎么喉咙有点痒。
  在绿谷“咳咳咳”声中,一簇小向日葵从喉咙滑出掉落在地上。
  耳边再次回响起八百万的科普: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
  “……”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沉默了。

9.
  第二天早晨爆豪准时到班。
  面对同学们调侃的眼神,爆豪毫无波动,绿谷在旁边脸红到冒气。

10.
  “你知道向日葵花语吗?”
  “不知道,是什么啊?”
  “沉默的爱。”

去年图凑一下(你
叶神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