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饭壹

=壹次/阿一
我好喜欢子供啊!
这个号吃粮+日常用,不用关注

【千铠】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

给鱼 @好鳜鱼 写的宇宙无敌超级ooc文

10/5已补完
🔥排雷预警已更新
请重新阅读,确定能接受后再继续观看↓
cp千铠,少量星飘
意识流+烂尾,铠甲神视角

0.

  这是,发生在所有虫都平平安安离开黑灼山,竹叶青成为甲虫王国军机大臣后的故事。

1.

  铠甲神最近经常幻视。
 
  其中因缘,大概要追溯到黑灼山里和蜘蛛夫人的那一战。
 
  铠甲神清楚的记得,苗纹纹握住了蜘蛛夫人的手,想在她落入湍急的河流前救她上来。
 
  苗纹纹顺着光滑的岩石一点一点地往下滑,眼看着就要和蜘蛛夫人一起落水了,铠甲神左手一闪,快速抓住了苗纹纹的脚踝,右手抓住了突起的石块。

  铠甲神一个未成年,力气再大也不可能一直拉着一个成年女子加一个小姑娘。
 
  山洞震荡,落石尘土纷纷降落。

  铠甲神支撑了35s后终于撑不下去了,他半眯着眼,颤抖着说:“我快撑不住了。”

  45s,蜘蛛夫人松手,落入水中。
 
  66s,铠甲神的右手松开了。

  前一秒他还咬紧牙关,想再撑一会,下一秒他就要和苗纹纹一起葬身在这湍急的流水中了。
 
  怎么可能甘心?
 
  铠甲神感觉自己现在一片混乱,可头脑又前所未有的清晰。
 
  各种念头仿佛潮水,咆哮着喷涌而出。他甚至想好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用最后的力气把苗纹纹甩上去。
 
  然而这个想法没有实施的机会了。下一秒,铠甲神的手被紧紧握住。

  铠甲神有些茫然的放空着自己,马上又反应过来自己被救了,蹙眉急转,抬头对上了钢千翅惯常的笑容。
 
  两人对视了一眼,铠甲神将自己从屏息的状态解放出来,和钢千翅一起长叹了口气,将痉挛的右手手指慢慢伸展开来。
 
  “时间刚刚好。”钢千翅眨了眨眼。
 
  ——扑通,扑通。

  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弹跳着。那一刻,铠甲神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 

2.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的铠甲神,挂着因为睡眠不足而泛黑的眼圈揉了揉太阳穴,下床,拉开窗帘。

  太阳还没有升起,世界藏匿在黑蒙蒙的阴影中,祥和而又宁静。
 
  铠甲神喝了口茶,慢慢冷静下来。
 
  然后他生理性眨了眨眼。

  钢千翅对铠甲神眨了眨眼。
 
  突然幻视到钢千翅眨眼那一幕的铠甲神吓得一震,差点把手里的茶杯扔出去。

  事实上,在从黑灼山出来后,铠甲神只要一闭眼,就会幻视到自己被钢千翅握住的那一幕。
 
  如跗骨之蛆,久驱不散。

3.

  “哎,天牛,你有没有觉得大哥最近不太对劲啊!”雀斑小弟小声跟旁边的天牛嘀咕。

  “胡说八道,大哥什么时候都是完美的!”天牛立马反驳,一脸笃定。

  “啪嗒”
 
  天牛话音未落,银虎骑就翻车了。

  天牛:……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铠甲神挣扎着从驾驶室里爬出来,摸了摸撞到的角,疼得龇了龇牙。
 
  天牛和雀斑小弟凑上来:“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铠甲神点了点头,镇定地说。

  天牛看着铠甲神,开始总结自家大哥近期状态。

  黑眼圈。

  苍白的皮肤。
 
  连练习最爱的骑刃王时都分神导致翻车了。

  ……!!

  天牛灵光一闪:这状态,可不就是!!
 
  不假思索的,“大哥你是不是失恋了!?”脱口而出。
 
  铠甲神一脸懵逼:……哈?

4.

  仿佛被天牛那句无厘头的“失恋”点醒了,铠甲神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

  ……就仿佛,真的失恋了一样。

  陷入迷茫的铠甲神思考良久,决定咨询一下和自己有着同样经历的苗纹纹。

  “在黑灼山那战后有没有幻视……?”苗纹纹食指抵唇,想起那天没有救回来的蜘蛛夫人,看上去有些黯然。

  仔细回忆后,苗纹纹肯定地摇了摇头:“没有幻视过啊!铠甲神你怎么问这个,发生什么了?”

  铠甲神挂着难以言诉的表情跟苗纹纹说:“就,那次回来后总是幻视到一个人。”
 
  “铠甲神,”苗纹纹恍惚了下,“你幻视这个情况,怎么跟星仔哥一模一样啊?星仔哥也是有次从黑灼山回来开始频繁幻视……”
 
  铠甲神:……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赤焰七星那傻小子喜欢上青飘飘了啊!如果我真的跟他情况一样,岂不是意味着我喜欢上了钢千翅?!

  之后苗纹纹说了什么铠甲神一个字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浑浑噩噩的回去,带着满脑子的“我喜欢钢千翅?”。

5.6.是拟人车,想看的私戳吧(。)

7.

  在窝里缩了几天不想出门面对钢千翅的铠甲神还是被震出来了。

  赤焰七星和青飘飘在一起了。

  紫云金甲很苦闷,却也不愿找同队的铜角王或钢甲炮吐苦水,最后抓壮丁般把铠甲神拎了出来。

  可能是不愿意触景生情,紫云金甲这次没有点甘露茶,而是一杯一杯把酒往肚子里灌。一起从黑灼山出来后两队队长的交流变多了,彼此也算熟悉,对紫云金甲的经历铠甲神也不好评价,只好安慰的拍了拍紫云金甲的肩膀。

  “你说,师妹怎么就跟赤焰七星跑了啊,我哪里不如他?”紫云金甲明显喝醉了,把憋在心里,理智时绝对不会说的话一吐为净。

  “明明是我一路看着飘飘长大。”

  “赤焰七星不过是救了她两次。” 

  “明明只是因为吊桥效应……”

  紫云金甲手一松,酒杯啪嗒一下跌倒,没喝完的酒水浸湿了木桌。醉过去的紫云金甲趴在桌子上沉沉睡去,安静的客气中弥漫着一股酒味,但铠甲神的内心并不平静。

  ……吊桥效应。

  什么是吊桥效应?

  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如果说最开始青飘飘对赤焰七星的好感始于危险中的
心跳加速,那……自己呢?

  是的,这份不正当的情感不是爱情,只是因为吊桥效应。铠甲神闭眼,在心里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说得多了,就算笃定是假话,慢慢的也会变得不确定,最后当真。

  不要再继续想下去了,这种畸形的同性之间的情感不会有结果的,停下吧。就算真的是喜欢,也让它不再是喜欢,让它成为吊桥效应结出来的的果吧,这是最好的结果。

8.

  “那后来呢?”青飘飘眨了眨眼,好奇地问。

  很久很久后,久到紫云金甲彻底放下那一点执念把青飘飘当自己妹妹看了,久到青飘飘和赤焰七星将要步入结婚的殿堂后的一次聚餐,偶然提到这件事的紫云金甲依然一脸懊悔:“我没想到最后他做出的是这样的决定……”

  毕竟很早前从铠甲神发光的双眼和脱口而出的“高手,果然是高手”都能感受到铠甲神对钢千翅的战意与喜爱。

  大概这是一份埋伏很久的爱,它一直安静潜伏,默默积累,最后在出黑灼山后爆发,还没来得及发出最璀璨的光辉却消声于一句“吊桥效应”。

  又或许不是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吊桥效应”,而是因为铠甲神的那份理智。

  没有任性,没有肆意妄为,只有对现实的妥协。相比起同龄人的青春朝气,铠甲神更多的是让人想去依靠的稳重与成熟。

  他明白说明心意后不管钢千翅接受或是拒绝都会造成伤害,所以他一开始就斩断一切,不给自己留下伤害钢千翅的机会。他选择放弃,也许受伤的是自己,但他却能保护好他喜欢的人——这是铠甲神独有的温柔。

  直到最后这份单方面的喜欢钢千翅也不会知道,它将埋葬在时间的洪流中,沉淀为一份回忆。

  一份独属铠甲神的,关于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的回忆。

9.

  我们如海鸥之与波涛相遇似地,遇见了,走近了。海鸥飞去,波涛滚滚地流开,我们也分别了。——泰戈尔《飞鸟集》

评论(3)

热度(26)

  1. 蹭饭壹蹭饭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码字壹
    存档